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侨胞频道 > 潮州人在海外
 
一个书生及其创办的文化事业

作者 杨锡铭

  时下,海内外潮州人给世人的印象,大概都是:善于经商。从事文化事业并且成功者,似乎屈指可数,窃以为,马来西亚的孙速蕃先生,应该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孙速蕃的笔名是马汉,意思是大马的真汉子。在新马地区,知道马汉的人要比知道他本名的人来得多。虽然早就知道马汉及其文学作品在新马很出名,但认识孙速蕃先生是从认识他的儿子彦彬兄开始的。2007年,马来西亚潮州公会青年团组织潮汕寻根团来到潮州访问。就是在这场活动中,我认识了当时的团员彦彬兄。之后,我几次到访新山,彦彬兄也多次来访潮汕。平时,我们也经常通过电子邮件交流,不断加深友情。

  有一次彦彬兄和我谈起他的祖籍问题,说他父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寻找祖籍原乡,但一直没有如愿,不知我能否帮助他们寻找。我答应给予协助,几经努力,终于在潮安县沙溪镇西林村找到他们的原乡。

  于是,孙速蕃带着他家三代人来到原乡寻根。当时笔者陪同他们回到西林村,从而也认识了这位马来西亚著名的潮籍文化人。此后,我到新山访问,理所当然也就再有机会与这位长者见面了。

  我们互相认识的时候,他的行动已经有些迟缓,但一看就可知是一位书生,一位文化修养很好的长者。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,但透出一种睿智。我读过他送的一些著作,大多是有关儿童文学方面的作品,并曾推荐几篇在《潮州乡音》上发表。最近他们父子合著的新文集《情牵潮州》即将付梓,嘱我为其写序。我推辞不掉,只好班门弄斧。

  与他们父子的交往中,我了解到,孙速蕃的祖父孙定期是晚清最后一届的秀才郎,一生任私塾教师。父亲孙安民原在家乡以种柑为生,后来柑园被台风摧毁,迫得离乡背井到马来亚柔佛州麻坡县利丰港投靠表亲,并在表亲的树胶店中担任财副(理账员)。

  孙速蕃1939年11月9日出生于利丰港,是家中的单根独苗,其时他父亲已42岁,母亲39岁。他16岁正在念初中二年级时,父亲因年老多病被雇主辞退。从此之后,他只好半工半读继续求学:上午念书,课余时间当售报员并开始为各报刊写稿赚取稿费。也正因此,他的一生与文学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孙速蕃首先是一位教师。1960年他毕业于马来西麻坡日间师训学院。次年即开始担任中小学华文教师。后来迁居柔佛州首府新山市,仍然担任中小学教师。他不但在学校里的教书育人,桃李满天下,也是培育子女的好父亲,一生中注重子女教育。所育四个子女:长子彦哲、长女彦庄、次子彦彬、次女彦庄以及女婿、媳妇,皆受过高等教育,是高校、医院、银行及大公司的专业人士,肩负要职。2011年8月孙速蕃及儿孙三代,联合出版一本别开生面的家庭纪念集《温馨吾家》。其中收入了他们大量的家庭照片和46篇散文作品,记载了这个家庭刻苦耐劳、相互关怀、互助互爱与拼搏的历程,洋溢着父严母慈子孝、各自安分守己的气氛。他们说,这个家庭努力追求的目标是:虽无法“兼善天下”,也要做到“独善其身”。

  孙速蕃更是一位知名的作家。他自少酷爱华文文学,并开始创作,一生中著作良多,先后出版过包括小说、杂文、散文、史料、儿童文学等门类100多本文学作品、教科书及补充读物。尤以儿童文学的成就为最,其中有不少直接取材于潮州民间传说。他说:“我会投入儿童文学创作,原因是发现儿童文学对每一个人的影响极大。不论是知识、思想的灌输,文学兴趣的培养,文学作品的鉴赏,以至写作、语文等方面,都有启迪和扎根的功效。”在马华儿童文学这个领域,若提起马汉这个名字,无人不晓。他不仅创作量丰硕,而且数十年来致力推动本土儿童文学。他于2009年荣获第10届马来西亚华文文学节颁发的“文学奖”,2010年荣获“亚细安华文文艺营”颁发的“亚细安华文文学奖”,2011年荣获亚洲文艺基金会颁发“文学终身成就奖”。 马来西亚国内、中国内地及台湾,曾有多位专家致力于研究其作品。同时也有多位学者因研究马汉的儿童文学创作及出版事业,而先后获得学士、硕士学位。

  孙速蕃也是一位成功的文化企业家。迁居新山后,他与妻子邱玉英女士开始创办长青贸易出版社,出版并代理书刊。51岁时他决定提早退休,投身报界及出版界,先后担任《好少年月刊》、《新明少年周刊》、《小作家月刊》策划人及主编,过后出任出版社高级编辑,曾主编各种文艺丛书、儿童文学系列并撰写小说、创作儿童文学、杂文、散文及参考书。55岁时他与妻子、子女6人创办“松柏教育制作有限公司”,除开“喜阅儿童书店”供应各类少儿图书及文具用品之外,尚创设“补习中心”, 开办华、巫、英文作文班、语法班,为学生们课外辅导;代理书刊,并入口中国出版之图书。同时也制作影视教材如光碟,以及拍摄儿童教育影片和出版文艺丛书、参考书等等,这家制作公司所有的出版物都行销马来西亚13州。自2009年之后,公司扩充营业,组成松柏教育集团,除母公司以外,拥有松柏文化事业有限公司、喜阅儿童书店、松柏教育中心、松柏多媒体有限公司及松柏影视制作公司等子公司,成为新马知名的文化集团。

  近日,彦彬兄将他们父子合著的《情牵潮州》样本电邮给我,并告知将于八月初正式出版。同时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,他父亲已经在6月19日病逝,走得很安详。连日来,他父亲的文友、学生纷纷在报上发表悼文,一直到现在还在刊登。他说:“我爸一生过得很精彩,唯有几个遗憾:一是无法看到《情牵潮州》的出版;二是他虽然在去年荣获亚洲文艺基金会的‘文学终身成就奖’,奖牌却是在他的灵堂颁发的”。获知噩耗,我悲恸万分,惟寄言彦彬兄节哀顺变。

  我想马汉先生并没有离开我们,他一定是转移到天堂去继续做他的文化事业吧!

 
 
 
 
[打印] [保存] [返回顶端]